弗兰克扬:如何评价白非力?


回答一

原文链接:

如何评价白非立? - 知乎用户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8458002/answer/989933903

白非力真的集中了我们那一代人,就是十几年前上本科的学生身上很多毛病。当然现实中每个人都只是或多或少的有些坏毛病和局限性,像白非力这种集各种毛病为一身的,也就能见身边一两个吧。

首先印象最深的就是所谓与清北擦肩而过,这个梗简直能笑死我,因为除了我在我们学校外,几乎和每个985的同学交流,大家都表示遇到过声称与清北“擦肩而过”的,当然我还有一些同学自己就声称与清北擦肩而过。如果你问多远算擦肩而过,至少我见过20-30分都敢说是擦肩而过,有人声称自己发挥失常,有人说我校是个烂学校,“这要是在清华或者北大,肯定不是这个样子”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那时候还不流行藤校,所以只能在清华或者北大,其他事迹可参见后面评论),还有人上英语课说来到本校就是"by accident"。很遗憾的是,这种人大学生活一般都过不好。

然后,作为生科院的一员,很多人虽然说不好找工作,然后依然在这个圈继续瞎混,原因是既不知道如何出圈,也不知道哪个圈适合自己,甚至不太知道哪个圈至少表面上有前途,大家都是混混沌沌的过,那时候网络也不发达,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例如判断出“出国读博”就是有出息,和今天有人看见博士后招聘25万就声称天坑专业有前途是一个道理。

白非力这哥们还眼高手低,其实学习能力不咋地,也不肯抱大腿,甚至连什么划重点都搞不全。看着我也是无语。其实本科阶段真的是人和人出现差异的时间,这种出现差异不仅体现在学习这个单维度上,在多维度上也开始出现四面开花,例如有些人就开始当社会人。白非力学习上没啥长进,也不屑于当社会人。当然他本人的志愿是想出国,但他仅仅又把出国当成一个和别人炫耀的本钱,却不知道出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很多人不知道高考是为了什么,上大学是为了什么,考研是为了什么,出国又是为了什么。

请各位回忆一下要是回到十年前,如果摸着自己胸口问问: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心中没有多少谱?

这种目标上的迷茫,就使得在行动中不断的自我怀疑,一旦自我怀疑,计划就执行的不彻底,最终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其实我也打算出过国,但是我也不知道出国是为了干啥,单词就记得abandon了。

白非力的境遇,很大程度是环境造成的,没有人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无人指点,就很难理解到我们社会如何运转,并且极难真正建立自己的目标,从而向目标前进。此外天坑专业的大势折射到小人物身上,就是这个结果,也很难有人能逃脱得了大势所趋。

看着白非力,也就是我们自己吧。

我感觉现在的本科生,似乎比我们好多了。


附一些我当时连载时候的评价:

关于X老师得了肺癌:你们X老师得了肺癌这段竟然也如此真实。我们上大四的时候,某老师上了两节课就不行了换人了。然后他竟然是看望隔壁系得癌症的的老师偶然发现的。最惊悚的是隔壁系还有两个。但是唯一你们想错了的是,这个隔壁系却不是生化类专业。

关于研究生之间生态:其实实验室舔狗模式还不是最常见的。最常见的是宫斗模式。

关于实验课:太真实了,笑死我了,当年有机实验合成产物好多组没产物,有几个组产物超过100%,太多了,然后就大家底下一私分交了。

关于……:看到多次出现的“鱼腩985,这要是在XX或XX”这种话,我就想起一起仙交往事。当年暴雪搞电竞校园行活动,晚上在图书馆前面占了一块地方,结果有个学生拉了活动的电闸,声称活动影响了他的学习。他这个逻辑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当时活动有点吵,因为确实离图书馆有点近嘛。另一个就是说不该搞游戏电竞这种活动。第二个逻辑后期在学校bbs上得到印证,不少人就说不该搞这种活动,这要是在清北乃至哈佛耶鲁斯坦福,打游戏活动肯定是被禁止的。不过当时已经不是闭关锁国的时代了,不少清北硕博,海外交流及硕博都说这种活动很正常啊,当时就把这种人臆想的逻辑脸都扇肿了。现在想想这些人大概就是白非立们吧。以上史称“拉闸哥事件”。


回答二

原文链接:

如何评价白非立? - 李震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8458002/answer/992038178

白非立自然是失败的,堂堂985毕业,最后沦落至一泡污工厂,与王奋斗为伍,或降档至211读研,陷于天坑囹圄——但白非立的背后,是千千万万个白非立。

叶良辰:白非立舍友,也是他最亲密的朋友。考本校失利,调剂软院未遂,辗转于面试场所,每次都“与附近双非大学天坑专业的学生一起被淘汰”。最后去了日企,月薪2200,叶良辰坦言:

虽然少,但吃住在工厂,又是那么偏远的郊区,没啥花钱的地方,足矣了。

安英俊:无数次在考场上拯救白非立的英俊哥。他与保研名额失之交臂,经历“史上最难就业季”后,最终成为了大学生村官。即便是考公,天坑专业的影响力仍旧深远,诚如英俊哥所言:

我们班几乎所有人都报考那个XX海关的岗位了,结果呢?全学院就一个考上的,那是咱水平不行吗?咱这个专业只能报考三不限,报录比几千比一,当然难考了。

毕胜:自经管学院转来,起初颇为自得:“根据我这几天的上课感受来讲,咱这专业确实比管理学要高深多了,好几门课到现在都还没听明白呢!”参观了诸多一泡污工厂后,毕胜萌生退意。然而学分尚未修满,可能无法毕业,不知何去何从。

拿到韩企offer的同学:与面试官讨价还价,宛如与菜场大妈拌嘴,最终捧回工资2600的offer。

我们聊了二十分钟,十九分钟的时间都是那个韩国人在用憋足的中文跟我砍价,要我工资再低一点。

至于本专业的其他同学——保研一小撮,找工作一小撮,其余诸人仍选择考研:

白非立去别的宿舍转了一圈,发现班上几乎只有很少的人没有报名,算上保研的,班上基本上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想读研,而且考研的几乎清一色都选择了本校本专业,这着实让白非立感到吃惊。

敌不过考研专业户,复试被刷后:

班上被迫找工作的人少有人和他一样去了不知名的小私企,超过一半的人都继续深造读研,连他平时最看不上的几个典型的混子同学也在中介的帮助下,临时突击搞到了去美国读自费硕士的机会。

实不相瞒,鄙人也出身泛天坑专业,同学们称得上踏实努力,毕业也大多继续深造——除了销售,本科生几无出路,与白非立们别无二致。诸人或争相保研或埋首考研,成功跨入title更为耀眼的高校。而如今看来,通过本行业非销售岗获得体面薪酬的,寥寥无几。某位颇为开朗乐观的老同学,硕士毕业后考公归家,在琐碎公务中蹉跎良久,因无法辞职而痛苦万分,竟在微博发声:“有时候我都不想活了。”若并未读研,又不善social,无法凭借阿谀奉承、喝酒赌博与人脉资源开拓客户,前景就更为黯然——多名投身销售岗的球友也频频蹙眉哀叹:“我真的不知道去做什么……每天上班都很痛苦,但又不敢离职。”

人生为什么是如此地模糊,复杂而又艰难呢?

兴许有人会提,博士毕业的出路尚可。然而,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offer,为何必须苦熬至博士毕业?天朝国情风云变幻,内卷成性,多年后的行情几何,又有谁敢打包票?

如诸多前辈所言,天坑专业的典型特征是“理科/工科外壳,文科内核”,考试充斥着大量的名词解释与图表默写,实验充斥着寡趣的重复手工与报告誊写——经历四年的de-education与技工培训,我的数理能力已丧失殆尽,身为手残党,也从未在解剖耗子与鼓捣试剂中获取欢娱。所以...经历了无数个在浅色床单上哭泣的迷惘夜晚后,我愤然转行,告别梦魇般的白大褂、老鼠笼与实验台。

理想状况下,每人都有平庸的权利,按部就班,随波逐流。但天坑专业的学子必须自救,睁眼看世界,趁早做选择。如扬叔所言:

安排定律:如果大学四年里,你被学校安排得明明白白的,那么毕业后你迟早也会被这个社会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白非立,或者说,人人都是白非立


Author: 弗兰克扬
Reprint policy: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used except for special statements CC BY 4.0 reprint polocy. If reproduced, please indicate source 弗兰克扬 !
 Previous
书斋:关于网络P2P借贷 书斋:关于网络P2P借贷
在2019年的4月,我做个了一个我至今都无比后悔的决定,我从支付宝APP名下的借呗借出了3000块钱,以弥补我在大四这年一直拖欠着的学费,即便在向父亲告知大四这一情形后的几天内也没有受到费用到账的消息。所以,不得以走了通过网络借贷来缓解当前
2020-02-01
Next 
考研计划:备考大纲(转载) 考研计划:备考大纲(转载)
原文链接: 2021年考研该怎么规划? - Fenglin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218563/answer/568826051 21考研看这一篇足够!双非上岸复旦大学学长呕心
2020-02-01
  TOC